朱民对话萨默斯:中美经贸关系重要 但科技领域问题更凸显

来源:中国发展高层论坛

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0年会最后一个环节,是一场两位论坛老朋友的对话。

对话一方是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,另一方则是美国前财政部部长、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·萨默斯。

对话的主题是“中美经济关系展望”

但双方对话并未完全围绕经济展开。中美关系复杂程度远超经济本身,在中国“十四五”规划建议稿出台、美国大选基本尘埃落定的背景下,朱民与萨默斯的谈话,从上述两者带来的确定性展开。

萨默斯认为,拜登政府将更倾向于在国际规则框架内与重塑中美关系。当下,中美唯一现实的选择就是稳定心态、相互尊重,在必要的时候,以“双赢”为导向开展合作。

想象有两个人,坐在一个有两支桨的独木舟里,漂流在离岸很远的湍急海水的漩涡中。他们有着非常复杂的历史和情感关系,但此时此刻,为了生存而合作的迫切性压倒一切——这就是中美两国目前所处的局面。

提要:

中美贸易政策变化不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美国未来十年的GDP,更重要的问题发生在科技领域。

拜登上台后不会朝令夕改、胡作非为,因为遵守有序的程序是担任公职的必要条件,如果他不能依程序办事,不可能在议会待36年。

中美两国一个国家成功,而另一个国家失败的情况是很难想象的。如果两国出现重大冲突,就都会面临非常糟糕的后果。

我们不一定要把对方变成自己的样子,也不是要一方完全剥夺另一方在世界的影响力,更不是要让一方的制度垮台或者崩溃另一方的制度去征服世界。

希望中美之间可以降降温,各自都可以列出几项核心议题,寻求互相尊重。

朱民:很高兴以视频方式与您互动。在当前这个时间节点上,能和我们谈谈对于中美关系未来的展望吗?

劳伦斯·萨默斯:非常荣幸能够参与这一次对话。

我认为,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这个时间点举办是非常及时、恰当的。

历史表明,守成大国和崛起的大国之间的互动,经常触发一些重大时刻,目前我们就正处于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关口。

但最近我很受鼓舞。一方面,看到中国在发展过程当中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就;另一方面,美国大选结果也让我深受鼓舞,我相信,美国新的政治环境能够带来巨大的潜力,改善中美两国互动的方式。这有利于美国,有利于中国,也有利于全球经济。

我经常使用一个比喻来描述目前中美两国之间的互动:

想象他们是两个有着非常复杂的历史和过往关系的人,坐在一个有两支桨的独木舟里,漂流在离岸很远的湍急海水的漩涡中,他们之间的感情很复杂,但此时此刻为了生存而合作的迫切性压倒一切——这就是中美两国目前所处的局面。

我可以想象,在气候变化、全球公共卫生等议题上的合作两国都取得满意结果,但我也可以想象两国都不能取得满意结果的情况。

不过,中美两国间一个国家成功,而另一个国家失败的情况是很难想象的。如果两国出现重大的冲突,就都会面临非常糟糕的后果。

所以,我们不一定要把对方变成自己的样子,也不是要一方完全剥夺另一方在世界的影响力。

相反,中美两国现在面临的挑战,就和在救生艇中的两个人所面对的一样,唯一现实的选择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合作,并且要尊重对方与自己不同的意见。

我并不认为“冷战”、“霸权”、或者传统的一个国家占主导地位的“帝国”模式对现有全球体系适用——而“热战”会是最糟糕的情形。

所以,我希望中美之间可以降降温,各自都可以列出几项核心议题,寻求互相尊重。

我希望这样的一种视野能够贯穿于两国今后的关系,也能够贯穿于我们今天这样的对话。

朱民:的确,两个大国之间必须合作,不可能相互改造对方。具体而言,您认为在美国大选刚刚结束的这个时间节点上,在哪些领域、哪些具体的议题上,中美会有更多合作机会?

劳伦斯·萨默斯:高兴拜登当选。我认识他三十年了,他是一个非常讲究实际、愿意进行对话的人。

拜登在美国议会已经36年了,他不会朝令夕改、胡作非为,因为遵守有序的程序是担任公职的必要条件,如果他不依程序办事,不可能在议会待那么久。

拜登上任后,会致力于在气候变化、全球公共卫生问题等方面与其他国家进行合作。新冠肺炎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全球大流行,很有可能不需要等一个世纪就会再次迎来类似的公共卫生危机。世界需要更加努力合作、分享信息,在早期就采取行动进行合作,只有这样才能够应对未来的挑战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我们也需要一个开放的、公平的贸易体系,一个开放的、公平的世界格局。科技、网络安全等领域也至关重要,希望中美两国在这些领域进行合作。

拜登相信——无论是在他的生活当中,还是在外交等其他的领域——博弈可以是非常积极的,它们不是零和博弈,而是“双赢博弈”。我们都认为,最好的成功是中国也成功,美国也成功。

我们希望未来中美关系会得到很多改善。

朱民:的确,我们不希望这个世界有两套技术体系、两套5g体系,也不希望每家科技公司都有“Plan B”。

但遗憾的是过去几年里,中美没有机会就科技问题进行沟通和谈判。您之前也讲到了拜登将会引领这样的对话,并且取得进展。我认为这是极其重要,且迫切需要的。

劳伦斯·萨默斯:我自己对于技术的问题也非常的关切。技术发展过程中当然会有一些红线,担最重要的就是要去对话和沟通。

两国都需要在实际操作上更加灵活变通,接受进行各种各样的变化,因为两国都需要更加开放的技术环境。

朱民:最后一个问题,美国和中国都认为经贸问题是双方关系的基石。但您刚才谈到了气候变化、公共卫生、贸易、科技等其他四个方面。

您认为现阶段经济和贸易仍然是中美关系的基石吗?

劳伦斯·萨默斯:我认为经贸关系是非常重要的,但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言过其实的部分,尤其是在政治问题上,之前一届政府可能过度夸张了政治因素。

比如,中美经贸关系的改变会促使中国更多的从巴西而不是美国购买大豆,这会带来全球大豆市场的重新分配。但我不认为包括这个在内的美国贸易政策变化会影响美国未来十年GDP,至少这种影响将是小于0.1%的。

更重要的仍然是科技的问题,这方面的问题目前是更为凸显的。我认为中美两国需要改变关注的重点和焦点,与关注双边贸易平衡相比,应更多地关注贸易流的规模、中美竞争是否公平等根本性的问题。

当然,在疫苗研发领域中美间也应加强合作。

过去的四年中我非常理解中方的立场,我也非常接受您刚才所说的相互尊重的概念。

过去几年里,一些超乎理性的行为让我们的中国朋友感觉到非常的失望,我希望今后能够不再看到类似挑衅性的行为伤害彼此之间的关系。

未来,我们都需要找到合适方式来减少两国间的不信任感。

朱民:我很高兴您对于相互尊重有非常正面的评价,这也是双方能够合作的一个关键的原则。感谢您能够和中国的听众分享您的观点,我也相信大家对此会非常感兴趣。

责任编辑:张恒星 SF142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


Warning: sprintf(): Too few arguments in /www/wwwroot/weareone13.com/wp-content/themes/lolimeow-master/modules/fun-article.php on line 40